马上注册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韩国姐妹扎根山东,渴望嫁个中国郎

2017-11-8 20:59| 发布者: 云冈山人| 查看: 10| 评论: 0

金慧珠和金慧妍(化名)是来自韩国首尔的一对亲姐妹,到今年,她们已经在中国生活了22年,习惯了中国的一切,每次回国都吃不惯韩国食物,不习惯手机支付不方便的日子。姐姐金慧珠(左)今年25岁,妹妹金慧妍(右)24岁,她们都在山东青岛的一家咖啡馆里工作。在两三岁的时候,姐妹俩就跟随在山东威海工作的父亲,从首尔千里迢迢来到山东。如今姐妹俩能熟练地讲汉语和韩语,她们想定居中国,也梦想找个中国老公。

上世纪末,众多韩国企业来到中国投资设厂,这其中有很多投资项目都涌向了靠近韩国的山东省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金慧珠和金慧妍的父亲,作为一家毛绒玩具制造厂的管理层,来到山东威海工作。由于想念远在韩国的妻儿,1995年,父亲把金慧珠、金慧妍和她们的母亲都接到了山东威海居住,也就是在那里,姐妹俩开始和中国结缘。小学在山东威海念,中学在浙江杭州念,到了大学,姐妹俩就来到了靠近父亲工作地点的山东青岛。大学毕业以后,姐妹俩办了工作签证,在青岛一家咖啡店工作。从手冲咖啡的制作到简餐的烹调,姐妹俩都能熟练掌握。每天上午11点多开工,晚上8点左右下班,工作时间雷打不动。虽然工资并不高,但她俩很享受这份工作。“平时忙的时候,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要是闲了,就可以和妹妹还有同事一起,打会儿王者荣耀。”金慧珠说。

由于可以熟练地讲汉语和韩语,姐妹俩在咖啡馆的工作得心应手。因为经常有韩国客人来店消费,当客人听到店员竟然会韩语的时候,他们都非常惊讶。也正是因为姐妹俩的存在,这家咖啡馆的不少常客都是在青岛工作的韩国人。从相貌上看,金慧珠和金慧妍不像是亲姐妹。对此,慧珠说:“我们都没整过容,我随我爸,妹妹更像妈妈。”谈到这里,慧珠说:“在韩国整容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,现在整容的人越来越年轻化,有的甚至上中学的时候就去整容。”妹妹金慧妍比较保守,她认为相貌是天生的,不能人为改变。而姐姐则有整容的打算,她想把鼻子做得好看一点,但由于害怕手术,至今没敢尝试。唯一的一次尝试是报名参加了一个鼻整形大会的模特,但是落选了。

每个月租房要1800元,再加上每半年就要回国办一次签证,姐妹俩的工资攒不下太多。即使物质上并不富裕,姐妹俩还是很喜欢在中国的生活。“在中国生活久了,就爱上这里了。生活很方便,美食种类多。我就想在中国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。”金慧妍笑着说,“每次回韩国,家里的表弟表妹们都很羡慕我们能在中国工作,会说汉语,尤其羡慕中国手机支付太方便了,出门都不用带现金。”

店里不忙的时候,金慧珠和金慧妍就会跟同事一起,组团打王者荣耀。金慧珠说,每次回国办签证,一般都在韩国呆上四五天。因为长时间在中国生活,她甚至不习惯吃韩国的饭菜:“都是汤汤水水的,很单一。还是中国菜好吃,种类多得让人挑花眼。”

姐妹俩现在租住在一间不到50平米的小房子里,每个月租房要1800元。平日里,妹妹金慧妍是姐姐的“小保姆”,做饭洗衣什么的她做的比较多。所以,金慧珠平时比较依赖妹妹。谈话间,妹妹金慧妍调侃姐姐是个“重色轻友”的人,“以前她谈恋爱的时候,经常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。”

说到恋情,姐妹俩有点不好意思。金慧妍说,她非常想找一个中国男人做老公。在她看来,中国男人“很靠谱”,“我梦想找一个靠谱的人,安安稳稳过一辈子。”

如今,姐妹俩的很多朋友都是中国人,朋友们也习惯了跟这两位看韩剧不用看字幕的姑娘玩耍。中韩之间的“萨德”矛盾仍在持续,跟中国朋友聚会的时候,大家也会聊起来这件事。对此,她们都站在反对“萨德”的这一边。金慧珠说:“国家的事是国家的事,我们不多说,但也有自己的立场。”

谈及未来,妹妹金慧妍希望多多学习咖啡制作工艺,以后有机会就多去参加咖啡比赛,争取获得更好的名次。她也想多赚点钱,今后能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店。而姐姐金慧珠则很豁达,她想就这么一直在咖啡馆工作下去,“一切顺其自然就好”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东门网

GMT-5, 2017-11-22 04:18 , Processed in 0.061605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