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上注册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这个村庄几乎出产全国金蛋

2018-1-31 19:33| 发布者: 云冈山人| 查看: 21| 评论: 0

孙允兵厂中,一位年近70岁的老人正在忙于生产

距离主持人李咏在《非常6+1》砸碎第一颗象征好运的金蛋,转眼过去15年了。

如今的中国,每天大概有40万人,砸碎一枚售价一两元的石膏蛋,抽一次奖,求一遭好运。有母亲一口气买了100枚蛋,孩子考一次满分砸一颗,里面藏着小玩具。南方一些小城,金蛋开始被塞进老人的墓里——“蛋”意味来世,金蛋寓意飞黄腾达。

很少人知道,这些蛋八成来自同一个村,它们为山东临沂一座名为水湖的村庄带来了真正的好运气。

在水湖村,金蛋是绝对的主角。金蛋的巨幅海报挂在村口,村委会办公楼的屋顶挂上了“电商服务中心”的招牌,办公室墙外贴满了“互联网+”的海报。路边、屋顶、每家每户的院子里,铺满了上漆后晾干的蛋。午后阳光渐烈,它们映射出耀眼的光。

这些光隐藏着财富:水湖村约2600口人,2200多人从事金蛋产业。平均每天有200多辆重型卡车轰鸣着驶进村庄,运走30多万枚金蛋,一年过亿枚的销量带来近3亿元的产值。

村里一对兄弟分别垄断了北京和上海超过70%的市场,他们笃定地告诉记者,北京每天有1500颗金蛋被砸碎,上海还要再多一倍。他们从未去过北京,却能根据金蛋的销路推测出北京朝阳商业繁华,海淀的店规模偏小,大兴布满仓库工厂,因为那里全是批发。

村民以朴素的方式和中国耀眼的城市产生连接——过去一年,市民每砸碎一颗金蛋,就有一至二成纯利落进村民的口袋。

鲜有人在乎的几毛钱,正构成了水湖村好运的源泉。

“我是不是走错到镇上了”

水湖村宽阔的主路直通着高速,很多人家门前挂着“电商扶贫示范户”的牌子,屋外停着小轿车。过路的司机很茫然:“我是不是走错到镇上了?”

可是鼻子提醒路人,自己没有走错,空气里金蛋漆的酸味儿,正是独属于水湖村好运的味道。开金蛋作坊的小两口在路边手忙脚乱地装箱,孩子抱着金蛋在地上滚着玩。水湖村有7家金蛋加工厂,近百家设有网店的作坊。另外千余人为代加工散户,为网店供货。

56岁的孙允兵把加工厂开在村里地势略高的地方。作为水湖村金蛋生意的“鼻祖”,他望着柏油马路,时常涌出激情作诗一首,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。

在他身后,几十个工人把石膏浆倒进椭圆的金蛋模子,先摇匀定型,干后敲开模子,用锋利的小刀刮掉蛋坯粗糙的毛边,再往上浇金漆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孙允兵骑着自行车去学校门口卖石膏像。一只玩具狗卖五毛,一天下来,一篮子零钱,大概六七十块。2006年,客户给了一笔上万枚金蛋的生意。孙允兵没经验,赔了一万多块钱。

转机发生于一根网线。孙允兵读大学的儿子回家,给家里通上网,把父亲卖不出去的几千枚金蛋挂在免费的商务信息网站上。孙允兵只记得,那时一个月的网费要40块,他心疼得不行。

在当时的村民眼里,金蛋比不上土地,不值钱,只是一厢情愿的易碎的梦。如今水湖村小楼林立的生活区,当年大半都是荒地,村民每天扛着锄头“修地球”。村里的婆媳会因为几块钱吵架,从家里吵到村口,再撕打到村部。孙允兵一年丢了两辆摩托车,它们被村里的穷困户偷去,当废铁卖了。

他的老相识王全福,1998年下地干活时被拖拉机压断了腿。几年后,40多岁的妻子突发脑溢血去世,儿子又出车祸,凑了40多万元,还是没抢救过来。最后连儿媳,也在改嫁一年后难产身亡。

“这个村没什么能做,看不到希望的。”王全福被逼上绝路,为抢救儿子欠下了30多万元。可他腿不行,村里唯一的活路是开小卖铺,几十几百块地还债。他成天坐在小铺里发愣,第一次意识到供养了祖先几千年的土地已经无法再提供依靠,好几次想到了自杀。

也正是在2006年这一年,每天有900万名城市居民点击使用淘宝网。中国第一个“淘宝村”,徐州市东风村刚萌芽,卖出了自家的第一件商品——一件仿制宜家的家具。

水湖也在这一年迎来了大事:通上了网络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东门网

GMT-5, 2018-2-22 01:24 , Processed in 0.071680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返回顶部